看完提灯映桃花准备尖叫的患者

乌鸦


    这一天,苦苦相思无果了十几年的国王重新恋爱了。他遇见一个游吟诗人,长着一张与他心上人有着八分相似的美丽脸庞。

    当时他还殊不知这位诗人好几年前便见过仍未加冕为王的自己,并在他的成人礼上更早地就动心了。诗人后来告诉他,自己看到那时那个少年被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投射下来的阳光映得闪闪发光的金发、澄澈而无畏的碧色眼瞳,简直就与他曾读到过的少年王如出一辙,令他心跳一滞。

    去掉这张脸,诗人和国王的心上人在内里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不过国王并不介意。他允许了这个异国他乡来访的流浪骑士随意出入他...

“你问如果我不能继续做音乐了怎么办?哈哈哈哈,你在问什么蠢到家的问题啊萨列里,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一天?就算有什么不可抗因素阻止我用音乐装点世界,我也会继续做下去哦,我可是最喜欢音乐了——音乐就是我的存在价值,你的话一定是知道的吧?”

——啊啊,我知道。因为你于我而言也是如此。

噩梦与晚安吻


#轰焦冻×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突然从噩梦中惊醒,猛地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是黑压压的天花板,转头床边洒进月光。他花了一些时间喘着气让自己从可怕的梦里缓过来,翻身下了床打算去厨房倒杯水喝压压惊。

       凌晨两点半,一个一点都不好的时间。他穿过客厅时随手打开灯,视线里恍然出现露出沙发椅背的那个非常熟悉的半红半白的脑袋,毫无生气地搁在撑在扶手上的肩膀上。

       ——如果不是他尽...

In Love


#美国队长×冬日战士

      Steve刚认识James的时候,他们对彼此而言还只是一个生活平凡的白领和一个小酒吧的酒保。两人还互不相识,深夜几时的酒吧里摇曳着轻柔的灯光,Steve靠在吧台上摇晃着杯中的威士忌,轻声哼唱着布鲁克林的老民谣,James擦着玻璃酒杯,聆听着这夜深人静时悠扬的最后一曲。

       被强行拖来的优秀员工意外地是一行人中待到最晚的。Steve十分清醒,但他甚至自己都搞不明白久留的理由,或许只是迷上了这里的狭小和宁静。James沉默着递...

无题

#印度兄弟无差向

#图梗

       迦尔纳在镇上一直给大家一个好孩子的印象,从来不多说话,要说说的也全都是必要的,从不扯那些有的没的也不会光说漂亮话,总之正儿八经一看就是个好孩子。这男孩二十几壮年当头,底下还有个弟弟叫阿周那,大概因为同母异父,和他哥哥一点儿不像,站边上一比,不熟识的人谁也说不出这俩是兄弟:一个雪白的哥哥一个黝黑的弟弟,性格上更是有着大差别,硬说也不一定有人信,但这就是事实。迦尔纳总是特别溺爱他弟弟,比如吧有一个苹果,有那么一小块儿被虫蛀掉了,他就会亲自把那块儿咬下来了再把苹果给阿周那吃。有人说这情感可...

Die vögel


#吉尔伽美什×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记得很清楚,在乌鲁克的王宫里恩奇都最喜欢的地方就属瞭台,原因是可以从整座城的最高地远远望见城墙,能将整座城一收眼底。他总在黄昏的时候一个人去那里看那些或是成群或是纷飞的鸟,而吉尔伽美什又总是正巧撞见这光景。恩奇都绿色的长发和金色的眼睛都在夕阳光的沐浴下显得更加明朗迷人,温和的神情中透着一股怀念和欣喜。

       吉尔伽美什刚开始还会偶尔好奇一下他到底看个什么劲,得到了好几次“没什么”、“别在意”、“吉尔你是...

这样才对,吉尔。请你不要为我哭泣,我不过区区兵器,我只是被众神创造出来使用而已,统领乌鲁克的王者不需要为我落泪。

王啊,请你像现在这般一直庇护着乌鲁克与你的子民们吧,请你一如过去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吧。即使没有我,也请你勇敢地独自面对困难吧——我知道你一定能够。我为自己曾是你的友人而感到非常幸运和幸福,能够和你度过那些美好的时光,我非常感谢你,吉尔。希望你能够听到我的这些稚拙的鼓励与感谢之词,希望你能够一直将你的友人铭记在心,因为无论在哪里,我都会一直想念着你。

王啊…吉尔啊。我对你还有说不尽的话,只是现已至告别之时。那么来世再见吧——我最亲爱的王,吉尔伽美什。

日本 2016.01.26

日本 2016.01.26

© 神奇夏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