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百姓 热爱学习 更新随缘 全是摸鱼

织太合集


大概两年前的旧产物,小短篇合集。有很多特别短,大概只有一两行的那种短,也有些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写下来是什么意义了。就发一下存个档。

1>>

    太宰治抵达那幢洋房最终还是见到了织田作最后一面。但织田作终归要走,这已经是命运所注定。太宰治失神地望着他那没有了表情的安详面庞,脑中满是他说过的琐碎话语,伴随着一个个平淡的表情——是啊,直到他离去,太宰治才意识到,织田作那为数不多的每一个如同那天在酒吧他们三人的合影中的笑容,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2>>

    织田作私下里从未将太宰治视作自己的上司,而是一位长不大的孩子。比起说他们是挚友,倒不如说是兄弟更为合适。只是每次在他身边,织田作总能隐约听到自己稍有加速的剧烈心跳,但当几秒之后他感受到对方靠过来时其胸口那样安稳平和的鼓动,才迟钝地意识到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3>>

    每周都去见织田作已经成了太宰治的习惯。他蹲在深色的墓碑前轻轻拍去积灰,将一如既往的一束风信子搁在那张老旧相片的一侧。他深吸一口气,褪去脸上的沉重表情换作从前的轻快笑容——他知道的,织田作不会回应,但即使如此还是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向毫无反应的石碑和照片诉说:织田作,你听到了吗?我很好……

    *风信子花语:悲伤的爱情,永远的怀念。

4>>

    从那天起太宰治的手上再未沾染鲜血。他希望再见面的时候,他还是那个他,织田作也还是那个织田作。他要等到那时感谢织田作,感谢他给自己的指引,他要亲口对他说,谢谢你,织田作,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还要颓唐到何时,也不知道还要杀掉多少人。

5>>

    太宰治挺喜欢画画的,但是有那么一次他来了兴致随手画了一张织田作的画像,完成后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却不知为何撕破那张纸痛哭起来——或许是因为,他认为以他拙劣的笔法和阴暗的内心,是怎么也无法表现出织田作的温柔吧。

6>>

    太宰治曾一度失去了他的整个世界,而曾经的他自己也早已迷失在那个世界,再也无影无踪。

7>>

    明明知道那咖喱好辣好辣,但太宰治还是很怀念那种味道。他总是能回想起那种织田作陪伴在身边的快乐心情,也总是能回想起一起吃咖喱时两人截然不同的反应——即使那家店铺早已不在,会带他一起去品尝的人也已离去,他仍然站在原地,祈祷着时间的倒流与停止。

8>>

    他们都知道,最后的结果会如何。这是躲避不了的,这是他们必须迎来的结束的时刻。

9>>

    即使时间不停流逝,他仍然清晰地记着他的模样他的声音,他的一切——他一刻都未曾忘记。

10>>

    太宰治一直觉得,织田作最后的体温还残存在他的手心,没有消失。

11>>

    太宰治想过,如果能孤独一人平凡的过完这一生,就算没有意义也没什么不好的。过去的他是欺骗者,现在他既是一名欺骗者,又是一名被欺骗者。这些都只是他的自欺欺人。他在不停地自欺欺人。他向自己撒谎——「快一些——快一些离开这里的话——就能见到织田作了啊——」

12>>

    等待是一种什么感受?自己在一点点长大,衰老,而他呢?他还是那副模样,再也不会改变。

13>>

    「再怎么舍不得也得走了。」织田作总是这样告诫自己,可他真的舍不得走。

14>>

    活着的时候,能见面都是缘分。太宰治能跟织田作成为朋友是他一生的幸事,能遇到织田作就是他一生的幸事。只是这幸事之中,最终还是留下了遗憾。

15>>

    太宰治生活在死亡边缘,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与死神和地狱互相眷恋着的怪人。可织田作不是,过去的他也生活在死亡边缘,而现在的他已经走过了他人生旅途的终点。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漫无目的的旅人,一个太宰治想见却见不到的相隔了很远的旅人。

16>>

    对太宰治来说,做梦就像是在云端行走时那样不真实。无论发生什么都仿佛是自己在疯狂地编写一个无意义的梦,希望它不会醒,结果最后却发现这个不真实的梦就是现实,这个梦,迟早是会醒的。而此刻,就算他不想接受、甚至无法接受这个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梦的事实,他也只能流着泪忍下来。然后,他等待着虞美人的开放,却怎么也等不到了。

    *虞美人花语之一:遗忘。

17>>

    他一直在不断高歌着过去。只不过,与其说是高歌,这或许只是一种怀恋。他解不开心结,放不下一个人,如果时间一点点地悄悄消失了,他也不想忘记那位名叫织田作的友人。

18>>

    被织田作从水中拉起来的时候,太宰治的第一感觉像是踩碎了玻璃一般。玻璃被他所伤,而他自己也被玻璃所伤。若这破碎的玻璃就是幸福…他不知道幸福是他沉入水底还是他握住了织田作温暖的手掌,但他沉浸在这样的幸福之中,却又似乎亲手破坏了它。他害怕这样脆弱的幸福,他是一个碰到棉花或许都会受伤的胆小鬼。

    *末句原句是出自太宰治先生的《人间失格》。

19>>【*太宰治视角注意】

    织田作是我最喜欢的人,也是我最讨厌的人。我喜欢他的一切。我喜欢他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就是单纯的,喜欢他,喜欢他的所有。同时我也讨厌他的一切。他总是那么好,那么温暖,又那么冷静。他好得过分,好得让人讨厌。他总是做着我喜欢却无法得手的工作,他也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是啊,他总是这样。

    但他也总是就这样一声不吭地离开我。

20>>【*太宰治视角注意】

    谁都知道啊,感情这东西没法解释。有些时候如同滔滔江水来得轰轰烈烈,有些时候如同汨汨溪流来得安安静静。谁也都知道,命运这东西更没法解释。没人知道下一秒该往哪里跑,也没人知道下一秒这世界和他自己会怎样。

    「去成为救人的那一方吧!」

    他用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一生。

21>>

    只有那么一次,太宰治在织田作面前哭了。他不由分说直接扑进他怀里死死地抓着他的衣服大哭着,泪水蹭在胸口的衬衣布料上。织田作一开始有些讶异,他第一次见到太宰治这么脆弱的一面,但随即就轻轻搂住他,哄孩子般轻抚他的背部。织田作没有去问他理由,反正问了他也不会说,何况他也知道那个理由——不过就让它就此成为两人之间的秘密吧。

22>>

    这是一个游戏。太宰治将两只手覆在织田作和他自己胸口。他在织田作那里所感受到的是平稳持续着的温柔的鼓动,而他自己的胸口则是一片空虚。

23>>

    「太宰,你究竟喜欢我哪一点?」

    「我喜欢织田作的全部啊。」

24>>

    太宰生病了。织田作到他家时他头上贴着降温贴,蜷着身子缩在被窝里,睡得似乎并不安稳。太宰家没有感冒药,织田作给他倒了温开水放在床头,刚想去买药就被拉住外套衣角:「你来啦…织田作…」那声音虚弱得随时都会断线般,织田作转身坐在床边搂住笑得勉强的少年——我回来了。

25>>

    织田作带太宰去吃沙拉。等太宰的沙拉端上来时他看着盘子里满满的蟹肉被他大口大口吃掉,忍不住问:「好吃吗?」太宰的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兴奋地点头。等他把口中的蟹肉吃完,织田作无奈地从自己盘子里夹出几片黄瓜递到他嘴边:「偶尔也吃点别的吧。」


TBC…也许吧。

评论
热度(17)

© 神奇夏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