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百姓 热爱学习 更新随缘 全是摸鱼

无题

#印度兄弟无差向

#图梗

       迦尔纳在镇上一直给大家一个好孩子的印象,从来不多说话,要说说的也全都是必要的,从不扯那些有的没的也不会光说漂亮话,总之正儿八经一看就是个好孩子。这男孩二十几壮年当头,底下还有个弟弟叫阿周那,大概因为同母异父,和他哥哥一点儿不像,站边上一比,不熟识的人谁也说不出这俩是兄弟:一个雪白的哥哥一个黝黑的弟弟,性格上更是有着大差别,硬说也不一定有人信,但这就是事实。迦尔纳总是特别溺爱他弟弟,比如吧有一个苹果,有那么一小块儿被虫蛀掉了,他就会亲自把那块儿咬下来了再把苹果给阿周那吃。有人说这情感可是超过了兄弟爱的,但也没人再多说也没人去瞎搅和,毕竟人家的家事你去掺一脚谁都知道没什么好处。于是吧两个人在这小小的一城镇里居住互相依靠的日子就这么天天过,可谁又料到不知哪天这镇子上会爆发僵尸病毒,消息刚传出那会儿阿周那在学校而迦尔纳在家。阿周那急匆匆给哥哥去了短信,收到了个电话而回复却是让他别顾家里赶紧逃命,说完那头立刻挂了,便再也打不通。

       阿周那哪会这么乖地就跑,他知道以迦尔纳的性格肯定会去救人而不是逃,于是一路躲着僵尸往家里奔。到了家门口却只看见快要被火烧尽的几根木梁,惊得阿周那差点没跌坐在地上。远远地听见屋后传来什么细碎的声音他再小心翼翼地靠近了看,结果一个瘦弱身影正伏在一具腐尸的胸口上撕咬,血沫四处飞溅。谁看了这场景都会害怕,阿周那倒抽一口冷气后发现不妙立刻捂住嘴准备逃,可转过来的脸却偏偏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最熟悉的哥哥迦尔纳的脸。只是那可能已经不是迦尔纳了,那已经是半个僵尸——右半边的身子都已经腐臭发出死尸的味道,原本白净的脸半边都已经发黑,清亮湖绿色的眸子也有一只成了鲜血的红。哥哥两个字阿周那已然叫不出口,而迦尔纳却没有向着他去,只是回头捧起什么东西开始咬。阿周那以为逃过一劫却不敢动弹,想去和迦尔纳搭话又不知如何开口,想逃跑找人救命又怕伤到哥哥。犹豫之时听到前方传来断断续续的呼喊,是熟悉的声音在唤自己名字,阿周那一看瞪大了眼。几乎不能说是人了的那个人用右手捧着一颗缺了一块的心脏,用虚弱的声音说着平常的话:腐烂的地方我已经吃掉了,阿周那,快来,这个是给你的。阿周那泪腺的最后城墙终于破了,眼泪不停地流着,他只能捂着脸嘶吼着。他不敢抬头看迦尔纳,他不知道迦尔纳现在是什么状态什么表情,可他什么都不敢去想了。阿周那记忆中最后的温柔仍然是哥哥给予的最温暖的一句话,恍惚间除了哥哥,还有谁待他这样好过?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了那个镇子,再也没有了那个一直受着哥哥恩惠的傻弟弟,再也没有了那个拥有最美好心灵的善良哥哥。

       再也没有了那对一点都不像的兄弟。

评论(4)
热度(35)

© 神奇夏融 | Powered by LOFTER